煌雀

只是一个秃头罢了。

并不理智的理智党,鬼话连篇

【玉雪】不一样的喜欢

很久之前的脑洞,现在能写出来真是太好了

但依旧没写出心里的那种感觉,OOC,会有衔接出戏的部分,所以牛头马尾,私设如山,有修改童话注意。 

前排私设提醒:阿雪是百目鬼收养的。 

可以的话↓ 

—————————————— 


玉藻前第一次来到这里时雪童子就记住了他。
能迷倒众生的容貌占其次,雪童子更喜欢的是他散发出来的气质。 有种午后阳光洒在身上的温暖。
那个时候百目鬼还在客厅嗑瓜子看苦情大剧,面前有一盘刚炒熟的胡萝卜,正看到眼泪掉下来的片段时,门铃就非常不合时宜的响了。

“:来了。” 边应着边想到

天,好想继续看下去,失散多年的男女主相遇啊!!但总不好叫雪童子开门吧?
沙发上的雪童子望着电视剧快吞没到底的进度,刚弹出下一个播放节目的提示时,一个男人便挡住了他的视线。

“:这位就是你在电话里谈到的雪童子?还挺可爱的嘛。”说着玉藻前就伸手不轻不重地揉着雪童子的头,还用筷子夹了几条萝卜递到他嘴边“:吃吗?”

... ... 

...

怎么说呢,第一次见面为什么要做尽这种怪蜀黍才会有的行为。
在这诡异的氛围下,电视机成功跳转到了下一个节目:婉转的童声从音响中流出,一字一句咬字清晰。

“一天,公主在水潭边玩抛小金球的游戏时,一个不小心没有接到手里,小金球咕噜咕噜地滚到了水潭里...”

“:百目鬼原来你喜欢看这个吗?” “:开什么玩笑,它自己播到这个的。”
说着她拿起遥控器将电视转了个台。顿时风格一变,画面中火辣的红发男人穿了条彩色的沙滩裤支着手机直播。
然而刚放下遥控器他们就看到雪童子又把台转了回去。

“公主轻轻地吻了青蛙,再次睁开眼时,那只青蛙已经变成了英俊的王子...”

“: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也不知道雪童子喜欢看这个..或者说刚才的节目更辣眼睛一些?”
可这除了雪童子以外,谁又知道呢。


吃过晚饭,玉藻前答应了明天再来。
“:嘿我警告你啊,不要看我家雪童子可爱就动什么歪心思。”“:当然不会了,我像是那样的人吗?”百目鬼略带嫌弃的斜视他一眼,你不像,但你根本就是那样的人。
而他们都没注意到雪童子的眼里已经有了期待。



第二天玉藻前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雪童子早已听着百目鬼讲的童话故事打瞌睡,当然也没注意到身边在不知不觉间换了人,与温柔的女声相比那代入感极强的低沉声线令雪童子终是忍不住枕在他的膝盖上。
“:骄傲的兔子认为比赛太轻松了,就在路边睡了一会。不料却被后来的乌龟追赶上...”
迷糊中他听到这里时想到: 

如果他是那只兔子,一定会不负众望坚持跑到终点。绝对不会睡懒觉;



夕阳懒懒散散地洒进屋内,绘出一道温暖的风景。
梦中,雪童子坐在椅子上,玉藻前微笑着抚摸他的脑袋,宛如情人一般温柔,但他说的话雪童子却听不到。
不过那不重要的吧?应该。
但随着梦境继续,他却越发惊恐,他感觉玉藻前对他说了很多话,可是他都听不到,最终玉藻前对无法给出回复的他失去了兴趣。

挣扎着醒来时,发现玉藻前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他便跟着百目鬼去送客。
“:我明天也会来...嗯?醒了吗?”玉藻前在门口蹲下来点点他的鼻尖“:雪童子,你知道吗?我可喜欢你了,但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呢?”
喜欢,但我对你的喜欢好像和你对我的不一样。
“:好了好了,要走了都还要撩一下,磨磨蹭蹭。”这么说着百目鬼毫不留情地给他关上了门。


之后的日子里雪童子每天都能得到玉藻前带来的小零食,但他更希望玉藻前能在这里多留一会。比起小零食他更享受玉藻前的怀抱。在这方面说他贪心也行自私也罢。


“:好的!今天也要早点洗澡睡觉。”在愉悦的日子中回过神时雪童子听到了百目鬼的哈欠,遂歪着头目送她走进浴室。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都在犯困,像是过度疲劳,不过总是看到她把柜子搬上搬下。会不会是要做某些休整?
像是为了验证他的猜测一般,次日刚吃完晚饭时玉藻前就把他带回了家,临走前和百目鬼讨论什么“装修”“暂时照顾一下”之类的。
不过他和玉藻前共同度过的时光能更多一些不是么? 

雪童子单纯的想着。



回到家时玉藻前把他放在床上就拿起旁边的浴衣跨进浴室,不久之后就听到了水声,百般无聊下雪童子打量起了他的房间。

玉藻前的房间里有许多的狐狸装饰,例如他的台灯上雕刻着八条尾巴的狐狸,看起来手感很好的尾巴绕着支架软软地搭在底座上。 雪童子没见过这样的灯饰,在百目鬼的家里除了一些自制的玻璃凝胶陶瓷橡皮眼球之外一切都很简洁。因此他格外的好奇,一时间竟看入了迷。

“:该睡觉了哦。”忽然有人用手挡住了他的眼睛,在眼前充斥着黑暗时头顶传来玉藻前的声音,他沐浴完后身上的肥皂味对于雪童子而言很是舒服。

事实上就算玉藻前把手放下了雪童子也没看清什么,玉藻前在遮住他眼睛时顺手把灯关了。

“:晚安。”他一下又一下地抚摸着雪童子的背,认为这样能哄他睡觉,但自己却睡意上头拍得有一下没一下最终是没了动作。

而雪童子的眼睛始终闪烁着某种光。

他一点点的挪到玉藻前面前,尽量不吵醒对方,黑暗中看着他轮廓逐渐清晰的脸,此时紧闭着的这双眼睛在白天会温柔地注视他。


“公主轻轻地吻了青蛙,再次睁开眼时,那只青蛙已经变成了英俊的王子...”


他凑过去,盯着玉藻前的唇形许久,缓缓合上了眼,在安静的夜晚留下了悠长,而又不为人知的一吻。

我想亲口告诉你,我喜欢你,不是你对我的那种喜欢。

可直到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扒拉在被子上的手依旧是白色毛绒绒的。

【玉雪】寒冬将离

蹲tag还有3个月多就一年了粮少看不下去于是割腿肉。 起初想写abo的但好像内容没什么关系就改了←,没头没尾,叙述混乱文笔不好。写不出想的那种感觉。 私设玉藻前和雪童子在很久之前的恩怨已经了结,而且已经放下了曾经的种种,目前是各奔东西(是雪先溜的!) 

OOC,有匣百,还有一点点双龙描写。注意避雷


雪化的季节,安倍晴明牵着一位银白色的妖怪回到寮内,他平淡无波的双眸与这覆上浓厚春意的景色格格不入,但是也不能打消其他人对新同伴的好奇。 

显然对他产生极大兴趣的是百目鬼“:啊啊这是多么明亮的双眼,可惜没什么情绪呢,但即便如此这双眼睛依然是我见过的最棒的红宝石!!”

 这么说着她手上也有了动作:熟练地在腰间摸出一把小刀,正想做点什么时她就被人拉了过去。

 “...?”正想说点什么,肩膀陡然一重,熟悉的檀香扑鼻而至。“:你有没有觉得他身上的味道和谁很像?”

 被这句话砸得脑子转不过弯硬是在原地愣了许久才发觉出什么,“:玉藻前大人?”

 似是奖励一般头被轻轻的拍了两下,匣中少女依旧赖在她的肩膀上。 



上一次下雪时,雪童子听到了哥哥姐姐们带来的分享:

平安京中有一位非常出名的阴阳师,他的住所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妖怪,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可是却能友好的相处。 

真是羡慕呢。

 说完这句话时,它落在了雪童子的手心中。

 “:辛苦了。下一个冬天再见。”言毕,他轻轻地吻了自己的手心。 

我希望雪童子能够不再孤身一人。

 头顶上,又一片雪花落下。 

命运在我们之中选择了你,使你拥有了我们所没有的。你不该再这么一个人生活下去。

 “:可是我有你们啊。”雪童子抬头仰望着天空数不尽的雪花。

 这样想是不对的,我们不会长久的陪伴你;并且春天,对于我们而言是消亡。在我们看不到的日子里,你一个人度过了多长时间呢? 

在他们柔和的声音中,雪童子逐渐来了困意。 


在哥哥姐姐们的耐心劝导下,不久晴明在帮助一户人家退治妖怪之后雪童子出现在了他回去的必经之路。银白色的妖怪开口就是“:请收留我。”不容拒绝的语气让晴明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玉藻前,玉藻前!”将雪童子带到这里之后晴明就匆匆走到茶室,屋内小憩片刻的大妖怪听到呼喊有些烦躁的转过头“:葛叶的孩子果然除了脸之外灵魂和她一点也不相像啊。如此无礼的边走边大喊我的名字。”

 晴明没有理会他,在玉藻前对面还没坐稳就把疑问说出了口“:你是不是在外面欠下了什么风流债?”

 “:啊?”就算是经历过多例大事的妖怪着实也被突如其来的“情债”吓到了。

 “:就是一个很白的妖怪,他身上有你的味道。”晴明杵着脸盯着他的面具,也没望出个究竟。 

大妖怪将杯子里的茶一饮而尽,起身亲自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心中已然有了几分肯定。 


“:寒冰是自然的艺术品,既然冻住了为什么要碎?”此时此刻在庭园一向清高自傲的雪女正跟雪童子理论,她刚才亲眼目睹了雪童子凭空凝结出冰块又破开,不知怎的就是不舒服。

 “:...你不觉得碎开的冰块也很美么。”毫不例外的没有丝毫感情,单纯的把自己的内心所想说出来。 

一旁的金鱼姬拾起地上的冰碴子嚼了嚼,顿时寒意自腹中往外侵袭,冻得她直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不要捡地上的东西吃啊——!”日和坊看得有些气急。

 另一股与雪童子十分相像的妖气在空气中越来越浓烈,彼此冲撞,最终互相融合。

此时其他人才闻出不同。 

大妖怪的气息如同醇厚的美酒一般,浅酌回味无尽,开头只觉味甜,后劲引人沉醉,摆脱不开,也不愿逃离。 

而雪童子,凌冽中夹杂着些许不知名的花香,清爽,毫不黏腻。 

在这差距极大的对比中两人的相见也是剑拔弩张。

 在胸口刚冒出熟悉的感觉,身体先大脑一步拔出雪走。微微颤抖的刃身告诉他见到前主人时它有多兴奋。 

玉藻前早已猜测出自己是这等的不待见,此时启扇掩唇轻松挡下了对方的攻击,抖了抖衣袖合上扇子,冰碴落了一地。 

其他妖怪见状早已在一旁躲避,鲤鱼精悄悄在池塘冒出个泡泡。 “:诶诶怎么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

 随着雪走至上挥下,无数庞大的冰锥破土而出,刚漫上春意的地表登时凝结了薄薄的冰层,气温骤降。 其中一座冰锥向着一旁高大的神明冲去,而他还在漫无目的地四处走动,直到危机接近,他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位只有一只眼睛的风神,他毫不迟疑地张开了结界,在龙的呼啸中他转头去保护其他妖怪,以防有被误伤的。

 “:...好像被人保护了。”虽然脸上表情不变,但荒望着不远处的风神,心情有些复杂。

 场上响起了所有人都熟悉的声音,随着言灵咒语念动,描画着复杂图案的符纸倏地飞出几道绳索,两名当事者瞬间被制住了手脚。 

其实对于玉藻前而言这种玩意他只要随便释放点妖气就能将它烧得灰都不剩,但为了尊重雪童子,他还是愿意配合一下晴明的演出。

 “:那么雪童子?为什么要这么做?”晴明望了眼四周,他辛苦建设的阴阳寮就这么毁了一半。

 “:...大概是雪走见到前任主人太过兴奋了。”雪童子仍记得哥哥姐姐的话,此次他是来找一个能让他们放心的居所,不是出来打架的。 

这时玉藻前不合时宜地笑了一声,在这种时候尤为突显存在,大部分的目光朝他看了过去。

 “:咳...也有可能是雪童子看到了我,太过激动了不知道怎么表达,才会这样的。刀代表主人。”玉藻前不急不慢地说着,尽管被捆着有点狼狈。

 “:你...!”于是所有人第一次看到雪童子脸上有了表情,极度想反驳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苍白的脸上甚至有点粉红。过了好一会才憋出几个字“:...那是你的刀!” 

玉藻前朝晴明望了一眼,后者心神领会,随即念动咒语解了他的束缚,“:说了什么?今天的雪下得有点大。没听到。”这么说着,玉藻前向他走去。面具下的笑意看得银白色的妖怪有些恍惚。


雪?


雪童子抬头,果然,因为他的原因,阴阳寮重新回归细雪纷飞的寒日,只不过这场雪不会持续很久。

 他似乎在这其中感受到了哥哥姐姐愉悦的心情,如释负重一般,带着某种肯定。 


寒冬终是过去了,迎来的会是新生。

——————————————


烂尾了,不知道是文看多了还是什么,总觉得他俩见面都在打架
晴明:还说不是风流债

这大概就是人生赢家的快乐吧

占tag致歉

凹凸世界空白问卷